雙擊滾動屏幕
廣告① 567zw.com無法訪問,請使用xntk.net域名訪問    

我真要逆天啦 307 第307章 沖突!

  戴星招待所門外。

  王致和夫婦帶著兒子悄然出現,站在門口一臉悠閑地看著楊帆坐在椅子上欺負其他各城精英武校出來的精英學員,其中,也有他們太康城今年過來的那批學生。

  一位武師七級,三位武師六級,還有兩位武師五級,可以毫不客氣地說,這些人已然是他們太康武校歷年來最出彩的一界。

  先前王致和在飛艇上跟楊帆提到過的那些天才選手,其實說的就是他們太康本城的武校學員。

  只是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原本具有能夠奪冠實力的史上最強小隊,竟然在楊帆的手中走不過一個罩面。

  “意志領域啊!真是了不起!”

  王致和看到楊帆所施展出來的手段后,忍不住輕聲感嘆,“縱是我這樣的天縱之資,也是在步入宗師巔峰的第十個年頭才勉強領悟出了專屬的意志領域,沒想到楊帆這小家伙,才武師四級就已經提前掌握并熟練運用了。”

  “真是后生可畏啊!難怪之前的陣前斗將,傅王大人會把實力只有武師四級的楊帆給選中。擁有意志領域的輔助,武宗之下,誰還能是他的對手?”

  王致和并沒有看到楊帆使用王者之威,很自然地就將之前他們在戴星城的上空看到的斗將畫面給聯想到了意志領域之上。

  那些五級妖將哪怕實力再強,也終掙不脫武師巔峰的范疇,它們在斗將之戰的關鍵時刻全都身子僵直不動,被壓得彎身不起,很顯然就是受到了楊帆意志領域的威壓。

  “斗將之戰,楊帆當是首功!”

  王致和不由自主地就又高看了楊帆一眼,如此天賦絕倫之輩,說不定真的擁有可以醫治宗師巔峰甚至半步王者傷勢的能力。

  另外,鎮守府,尤其是傅正卿都喜歡論功行賞,此戰楊帆的功勞最大,傅正卿從金眉獸王那里得來的百枚千年茱萸果,必然會分予楊帆一部分。

  王致和不由一陣心動,千年茱萸果可是祛蟲除瘴、補陰壯陽與溫養肺腑經絡的良藥,功效堪比五階靈藥,但是卻又沒有五階靈藥的霸道,普通的武徒、武師皆可放心服用。

  他的幼子還有族中的一些后輩,正是需要利用這種靈藥來打熬根基,強壯修為的最好時機,若是能夠從楊帆這里購取到一些千年茱萸果,絕對大有裨益!

  “楊帆這孩子,好像很缺錢啊,為了十萬聯邦幣就如此賤賣自己的醫術,真是……”

  趙琳有點兒恨其不爭地看著坐在廳堂里面的楊帆,沒好氣道:“真要是缺錢的話可以跟老娘提啊,百八十萬,那算是錢么?”

  王致和嘴角一抽,這敗家娘們兒,真是一點兒也不把錢當回兒啊。

  不過,如果能夠用錢就能拉攏到楊帆的話,他倒也不會心疼那百八十萬。別說是百八十萬,就算是千八百萬,他也不會皺一下眉頭。

  可現在的問題是,楊帆寧愿賤賣自己的醫術去在別人的身上賺那十萬塊錢,也不愿跟他們去太康城,享用年薪百萬甚至千萬的待遇。

  徒之奈何啊!

  “老爺,后面好像沒人了,咱們現在就過去吧!”

  趙琳輕聲向王致和言道,王致和微微點頭,夫婦二人一人牽著王元生一只小手,齊齊跨步走向了戴星招待所的前門。

  刷!

  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王致和夫婦的身前,正好堵在正門前,攔下了一家三口的去路。

  “不好意思啊王家主,今天的戴星招待所,不接待外客。”

  方澤雙手環抱于胸前,揚眉向王致和說道:“王家主如果有事,還請待明日擂臺賽結束之后再來辦理,謝謝配合。”

  王致和面色一沉,抬頭看了一眼方澤身上繡著白云紋絡的灰色制服,輕聲質問道:“你是鎮守府的監察使?鎮守府什么時候有這樣的規矩了,竟然連戴星招待所都不能讓人隨意進入了?”

  “今年的新規矩,為的就是防止有人在賽前收買或是威逼參賽學員在擂臺賽中故意弄虛作假套取鎮守府的公共資源。”

  方澤毫不退縮,直聲道:“今明兩天的戴星招待所,除了參賽的學員與帶隊老師之外,其他無關人員,一律不許入內!”

  “王家主若是不信,現在就可以聯系我監察司的領導,詢問求證。”

  王致和面色微沉,并沒有要去打電話詢問的意思,都是一個窩里的耗子,無論有沒有這條規矩,他們都會相互包庇,給他來回扯皮。

  在他看來,鎮守府的人,這是在故意針對他。

  而最直接的原因,無疑就是王家的老祖沒有及時出現援助鎮守府,哪怕王致和本人因此被長臂青猿獸王擊傷,也緩解不了這些人對他們太康王家的敵視。

  現在連監察司的人都敢如此明目張膽地難為他這個王家家主,看來老祖這次是真的激起了鎮守府的怒火,以后他們太康王家在西北的日子怕是要不太好過了。

  “我只是前來求醫,并無其他意圖。”王致和好言好語地向方澤說道:“既然我不能進去,那就勞煩監察使辛苦一趟,替我將楊帆同學叫出來,如何?”

  方澤想都沒想就直接拒絕:“不好意思王家主,你的這個請求恕我不能答應。在擂臺賽結束之前,戴星城內的任何無關人員,都不許與參賽學員私下接觸。”

  “看您的傷勢也并非急癥,而楊帆又跑不了,您何不待到擂臺賽結束之后,再來找楊帆同學呢。”

  王致和的臉開始變得有點兒黑。

  這是什么狗屁混帳話!

  誰受了傷不想著要早點兒醫治痊愈,明明眼下就能辦得到的事情,為什么非要等到明天甚至于后天呢?

  他王致和什么時候受到過這樣的輕視與欺辱,真是豈有此理!

  王致和深吸了口氣,極力地壓制著自己的脾氣:“若是我記得不錯的話,我太康王家,好像也是這次資源爭奪擂臺賽的主要贊助家族之一,以我的身份,難道也不能讓你們破例一次嗎?”

  “很顯然,并不能!”

  方澤禮貌笑道:“太康王家確實是擂臺賽的贊助家族之一,但,也只是之一而已,如果大家都像王家主這樣要救我們監察司破例,那我們總司大人定下的規矩,豈不就成了擺設?”

  “所以,還是請您暫且回去吧,莫要讓我們這些外勤跑腿的小人物為難!”

  方澤再次很有禮貌地給了王致和一釘子。

  王致和終于忍無可忍,目光冷冽地逼視著方澤:“如果,老夫今日非要進去呢?!”

  嘩啦!

  方澤的回答是,他突然從背后掏出的一條特制的合金鎖鏈,這是他們監察使用來拘役嫌犯的工具。

  監察司的威嚴,不容侵犯!

  若是以前,方澤或許還會忌憚王致和幾分,但是現在,修為已經跌到了武宗一級的王家主,對他已構不成任何威脅。

  欺負一個受了重傷實力大跌的宗師巔峰,雖然很無恥,但是卻很爽。

  像是他們種不跟鎮守府一條心的異端,有時候比那些外域的獸王還要讓人惡心。

  王致和眼中的殺機一閃,緩緩向前硬跨了一步,直接逼視著方澤。

  “真當老子受了傷就變成了軟柿子了?你信不信,只要我想,抬手就能捏死你!”

  方澤不驚反喜,身子向前一挺,擺出一副碰瓷者的嘴臉:“有本事你就來啊,動我一下試試!”

  王致和身上的氣勢猛發,瞬間變飆升到了半步王者的層次,意志領域集中到一點,全都威壓在了方澤一個人的身上。

  雖然他與曲鴻德同時遭到了獸王的攻擊,但是王致和身上所受到的傷卻要比曲鴻德輕得多。

  一是因為長臂青猿獸王的實力比之金眉獸王多有不如;二則是曲鴻德本就有舊傷在身,防御能力也稍稍欠缺一些。

  相較之下,王致和才保留了一部分的實力。

  只不過,像是他現在這樣強行催動,對他身體經絡的反噬,也是極為嚴重。

  “老爺!”趙琳連忙伸手按住王致和的肩膀,輕聲勸說道:“既是監察司的規矩,咱們就再等等又有何妨,何必非要爭這一時半刻呢?”

  方澤只是監察司的一條小蝦米,根本就無足輕重,在此地含憤殺了他固然簡單,但是這樣只會讓他們太康王家與鎮守府的關系更加僵化、惡劣。

  現在,不知有多少雙眼睛正在暗中注意著他們,等待著王致和含憤出手擊殺了眼前這個監察使。

  趙琳上前一步,一腳將受到意志領域沖擊的方澤給踹進了招待所內,然后抬頭向正朝他們這里看來的楊帆說道:“楊帆小友,希望擂臺賽結束之后,咱們還能再見!”

  楊帆站起身,沖王致和與趙琳拱了拱手,高聲道:“王夫人放心,之前的約定楊某斷不會忘,明日之后,咱們找機會再敘!”

  “一言為定!”

  趙琳深看了楊帆一眼,欣慰點頭,然后便抬手攙著王致和,領著王元生,轉身離去。

  招待所內的眾人看到廳內的場面,以及穿著監察使衣服卻四腳朝天躺在地上的方澤,一陣目瞪口呆。

  剛才那個女人是什么來頭,竟然連鎮守府的監察使都敢揍,好牛逼啊!

  并不是所有人都認識王致和夫婦,但是對于監察使的服飾大家卻都極為熟識,看到監察使都被人給揍得這么凄慘,眾人不由一陣幸災樂禍。

  尤其是之前,這些人都沒少受到這位監察使的警告,心中多少都有一些怨氣,只是懾于方澤的修為與監察使的身份,大家都敢怒而不敢言。

  現在,有人能為他們出氣,自然是喜聞樂見。至于王致和夫婦與監察司之間的恩怨,誰在乎?

  總之,不管怎么說,方澤這一次,算是把他們監察司的臉面給丟盡了。

  欺負一個受了重傷修為都已經跌降到了武宗一級的半殘,結果愣是沒有成功,還反被別人給教訓了一頓,這臉打得,啪啪響。

  楊帆微搖了搖頭,起身抬步向倒在地上的監察使走去,一揮手,沖他施展起了中級治療術。

  “你對九級宗師方澤使用中級治療術,治療成功,方澤體內的傷勢有所恢復,精神力+1,技能熟練度+2。”

  “……”

  “你對宗師巔峰曲鴻德使用中級治療術,治療成功,曲鴻德體內的傷勢完全恢復,精神力+1,技能熟練度+2。”

  幾息的功夫,方澤身上的傷勢就已然恢復如初。


推薦此書     [快捷鍵:←]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快捷鍵:→]      加入書簽

我真要逆天啦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19





1L



















2019054期双色球精选号